孩子,谢谢你如此顽强地来到我身边!(不完美妈妈征文)
时间:2014-08-04 20:26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灯笼芯 点击:
亲爱的孩子,要参加新浪亲子博客中心发起的这个征文活动,妈妈好好地整理了一下我们的过去,我觉得有很多话要对你说,而且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,很多话不喜欢重复说,我这一次说了,希望以后的博文里就不要再出现这些桥段。
提起笔,忽然发现我有那么多的愧疚和痛苦涌上头来,孩子,我觉得十分对不起你。
首先,在你来到我身边之前,我确实没有想到还会有你。因为在10几年前,生完你哥哥后一年,我忽然月经崩漏,血就像炸开的大闸,把两条裤腿全部打湿,又把整个坐便器全部染红。人也立即被送到医院,确认多发性子宫肌瘤,当时因为肌瘤个头并不大,所以并未手术,但是医生告诉我,这辈子不会再生孩子了,因为最大的一颗压着内膜,堵在宫口。之后好多年,肌瘤越来越大,生育的可能性更加渺小,我也没有打算再生二胎。在2010年,医院检查子宫肌瘤的数量似乎增加很多,大的7个,小的更多,子宫的背面看不清的还不算在内,更糟糕的是左侧卵巢还发现一个囊肿!上海东方医院的妇科医生建议我摘除子宫,以避免子宫癌变。想了好久,我还是放弃摘除,癌变不癌变都要一刀,我索性先拖着吧。
2010年国庆节我还去了普陀山旅游,当时在观音菩萨面前,我自己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,对你爸爸说:“呵呵,我这辈子是没有缘分再有个老二了。”谁也没有想到11月份我忽然发生严重感冒症状,当时也没有想到是怀孕,医生都说不可能了嘛。我懒得去医院,想着任何感冒拖一周都会好。没有想到拖了10天,呕吐也开始了,我的心里很忐忑,难道,我又怀孕了吗?心里有疑惑,就去买了一根验孕棒,试了一下,我的天,标准的“两条杠”!
我激动和吃惊到嘴唇发抖,找到你爸爸,说:“我,我,我怀孕了。”初听到这话,他一口回绝:“别胡说八道,白日做梦吧你?”
我把验孕棒给他看,他激动后就立即上网查验孕棒证明怀孕的资料,其实他此时心里还是不相信的。于是我提出去医院再查。
当然,确实怀孕了!
但是,医生的话叫我们焦虑不已:“子宫肌瘤那么多,非常容易流产,而且随着孕期子宫肌瘤也会受激素影响,长得很快很大,和胎儿争营养!你都40多岁了,孩子发生畸形的几率也很高,你第一个孩子剖宫产,疤痕子宫也会给怀孕带来很大风险!你们好好考虑吧,建议不要。”医生接着又说:“你这个太麻烦了,连流产都没有办法做手术,最大的那颗肌瘤堵在宫口,没有办法手术,只能开宫。”
俩人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,一路无话。
我自己决定冒险赌一把,这么困难孩子也住进来了,这只能说是缘分。横竖一刀,我就不流产!
决定要生产了,但是计划生育工作站不干了,你这是超生呀!不行,双方又不是独生子女!——可是我没有办法流产呀!
资料给他们,于是他们对我继续做工作,动员我去流产。我再三说我没有办法流产呀!于是他们叫我户口迁出去,我迁哪里去呀?
每天睁开眼睛就是电话来了,找谈话。我们态度好,你叫我们检查什么,叫我们写什么材料,叫我们见什么人,我们配合。那些日子我最怕的就是门铃声和手机铃声。
在此间,我连保健大卡也没有办法建立,在门诊检查中每次医生都说:“肌瘤又长大了,现在是直径差不多XX公分了……”
20周后,计生站不催流产了,但是催我们去做DNA检测,要保证孩子是健康的,因为保证本区不生育出有残疾的孩子也属于他们工作考核范围。检查DNA需要羊水穿刺,本地医生还做不了这个手术,需要上海专家来做,医生给我说穿刺风险很大,责任自负,我们又开始焦虑。最后经过协商同意全家人抽血去做DNA检测,于是我、爸爸、哥哥一起去DNA检测。
有一天我忽然鼻血流个不停,于是去医院检查,结果这次检查没有查出鼻血的原因,查糖筛,孕期糖尿病出来了!医生说很可能孩子会智障。
爸爸唉声叹气,说:“我们去上海吧。引产或者流产,上海大医院,医生总有办法的。“
自从怀孕,孕吐、肌瘤暴长、计生站没完没了地劝流产、做DNA检查,现在又出了糖尿病,孩子呀,怎么这么难?此时你在肚子里已经很会动了,像小鱼一样游来游去,似乎还会吹泡泡,我爱你,我不要流产。于是我写下了一张离婚书,孩子生下,无论健康与否,都不要爸爸支付一分钱。他不肯签字,但是每天拉着脸不开心。我现在连饭都要按照糖尿病人的食谱做,加上心情急躁,鼻血流的次数更多了。

大约又过了2周,忽然出现了无规律的宫缩,我知道自己必须平静下来,外面的一切人一切事都不能再管了。否则我这个孩子的缘分有可能到此为止。我恳求爸爸为我抵挡所有电话,抵挡所有来家里的访客,我也不再出去,每天好好卧床,看看书,看看电视,偶尔上网,几乎与外界隔绝。
但是到了28周还是出现了严重的宫缩,每天要发生很多次,又一次少量出血。赶紧到市妇产医院,找最好的医生,告诉他预感孩子情况不好,30周能不能暖箱存活?主任一口回绝:“我们没有暖箱,你这种情况,大人孩子都没有办法保证存活。孩子必须38周才能存活。”
孩子保不住,大人也保不住。爸爸心里很害怕,于是就和我商量去上海生产,到处找关系,找最好的医院最好的专家……
我跟他说最好不要去上海,我情况特殊,真出危险了,上海那么堵车,路上来不及。还是去杭州吧,找省妇保,最好的医生。
28周立即去了省妇保,但是省妇保人满为患,根本没有办法收留,说等你大出血了再来!我只好住在离医院最近的宾馆里。
29周我再次出现流血,打120急救去了医院,已经出现非常有规律、高频率的宫缩,但是医院还是不收,说不生得露出头来都不要来……天知道我即使要生也不可能孩子露出头来,因为那时候最大的堵住宫口的肌瘤直径已经超过了14公分。疤痕处的肚皮厚度只有1mm,随时肚皮都会破裂,两条命呀!爸爸急了,直接冲进去找妇产科主任,才住进了医院。
妇产科主任很有经验,她说先保胎吧,孩子多呆一天存活的几率就多一分,太早生产孩子呼吸等问题比较多,于是安排我们保胎,吃保胎药都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,于是打保胎针,用最慢的速度,24小时一直挂药水吊着。饮食也是专门的糖尿病饮食,每天都要控制血糖,早晨空腹、早饭后2小时、午饭前、午饭后2小时、晚饭前、晚饭后2小时,每天要扎手指6次,检测血糖,我的十个指头轮替扎,大半个月保胎下来,我不仅脑袋肿胀如脸盆,双手都扎成了烂桃子……
33周时,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,于是剖!剖之前打了三天的强肺的针,我的妈呀,那个针真叫痛,生生割肉一样,每次打了,整个屁股就像被刀子直接削了一片!不过我当时就想着孩子要早产,这些针直接对她的存活起关键作用,所以很希望多打,医生说三天就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