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国妇婴顺转剖生产经历(第8天)
时间:2014-08-04 17:30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黑咖啡 点击:
在过去长达十个月的孕期里,我一直是坚定的顺产主义者。
顺产的好处自不必多说。胎儿经过产道挤压,肺更成熟;妈妈更是生完两小时就能下床,恢复超快。
外加我的妈妈,我周围的朋友,在生产上都很顺利。无形之中让我信心倍增。
我一直说,也没听谁死在产床上的。所以一直到临产,都没有一点畏惧感。

就这样,我无知者无畏滴,意外住进了医院,意外人工破水,意外顺转剖。

这事还要从2009年12月16日说起。
前一天下午,看帖,看到胎儿在生产过程中,头卡住无法入盆,导致顺转剖。着实吓了我一跳。
我想到前面两周产检,均说小莳脑袋卡在入盆口。
外加一直没有胎位下去的感觉,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提前一天去产检。
也就是12月16日,周三。

接近中午,婆婆陪着我到了医院,刚刚错过早上挂号时间。
于是我们去国妇婴对门的麦当劳解决午饭打发时间,等下午12点15分挂号。
之后便是常规胎心监护、尿检、体重、血压。
但这一次,出乎意料,血压有点问题。12790。
测了两次,低压都在90。是临界值。

见到医生后,第一次对话很多。询问了情况,听胎心摸了胎位,已经入盆,担心的事情倒是没了。
但低压高,被怀疑是妊娠高血压。外加已经39周加,医生建议我当天就住院观察。

出来后,跟婆婆说了要住院,婆婆反而很高兴。说这时候住院最好,都不用担心了。
后来我电话给莳爸,给我的爸妈,大家反应均无差异。
“你住进去了,我们就安心了~”老妈在电话里这么说。
就这样,在产科大堂坐着,等莳爸赶过来,然后一起去办住院手续。

【入院】

国妇婴是在急诊办理住院。根据要求莳爸去付款,我接受入院前检查。
其实也就是常规的听胎心,填一些资料,然后检查手指甲。
只要有一点,护士都给你指甲钳让你剪掉。估计是预防生产时抓伤自己或者伤及无辜吧。
然后我们拿着一堆系着根带子的资料,上到了住院部七楼,传说中的产科病房。

国妇婴的大厅很干净很宽敞。坐在圆形护士台前面的巴椅,看大堆的告知单。
凭我十个月孕妇的记忆力,基本看一份忘一份。大抵就是住院须知,生产风险、新生儿疫苗接种等等。
然后,护士阿姨告诉我,你很幸运,我们给你安排的是三人间,是这里最实惠最好的房间哦!
我听着真有些不敢相信。那会觉得,大概会一直这么幸运的吧……

就这样,我住进了701。在之后的六天,我的代号就是“一床”。
每天的护士巡游、医生查房等等集体活动,都是从我开始的。

【初期观察】

住院目的是确诊是否为妊娠高血压。
在我住进病房看到病号服,才知道那根带子是绑裤腰带的。
国妇婴的病号服分两种颜色,蓝色是还没生的,红色是生好的。
腰带得绑得很到位,否则会发生走着走着裤子掉下去的惨剧。
小莳爸在记录中提到过我们在走廊看到的那个倒霉孕妇就中招了……

进了病房就开始做胎心监护,量血压量体温等等检查。
然后医生出现,跟我说明了他们的安排。
血压高,但不代表一定是妊高。需要留尿检查12小时-24小时的尿蛋白含量来确诊。
如果没有问题,可以看情况安排我回家待产;如有问题,不排除立刻施行剖宫产。让我有心理准备。
那会我听着,心里默默期待小莳快点发动,这样我就可以顺理成章住到出院带小莳一起回家了。

那会已经是下午。婆婆陪着我,莳爸回家取我的待产箱。
事后证明,我准备的物资有太多不足。之后几天,莳爸跟婆婆,一趟趟地下楼买。
为国妇婴门口的小店创收不少。

这一晚,我让家人都回去了。因为也没有陪夜必要。
同病房另外两位都是DDP。
一位28周见红进来保胎的MM,还有一位是不满37周,开了一指却怎么也没继续开的DDP。
都是当天刚住进去的。当时大家都不熟,也没有交流。
走廊里偶尔泛起婴儿的哭声,不算很吵。我看看手机里的小说,人有些困却睡不着。
外加半夜护士们还要不停来测体温量血压。好不容易睡着又被弄醒。
这一晚上,我大概就睡着了两小时。

【阵痛】

到孕晚期,假性宫缩一直都有。频繁发紧还是38周后的事情。
有两个晚上,发紧频率在10分钟一次,害得我以为都快生了。只不过不痛,都是只见闪电不见雷声。
住到医院的第一个夜里,依旧如此。

结果,在凌晨四点多,肚皮发紧的时候,小腹微微有些疼了。
那会我还是没意识到真正的阵痛就要来了。
闭着眼睛确认了一个多小时,到五点半,我确信了。
心想小莳真是聪明的孩子,这么快就心神领会,不让我浪费一天住院的时间。

到五点半,医院的阿姨开始打扫卫生,护士们高频率进进出出时,我开始记录阵痛时间跟时长。
那会基本在10分钟左右跳动,时长不确定。
发了条消息给莳爸,告诉他宫缩有痛感了。

期间,护士来测体温血压,还抽走五管子血,让我要是阵痛10分钟三次,有便意了一定要告诉她们。
一直快到七点半,阵痛很明显,基本维持在5-7分钟一次时候,我才给莳爸电话。
某人在电话那头睡得迷迷糊糊,一听我阵痛,声音都不对劲了,说马上赶过来。
就这样我蜷在床上,继续享受着一阵阵涌来的痛感。

我说享受一点不过分。
回想下,那个上午我还是很快乐很欢欣的。疼痛完全在可控范围内,外加人处在亢奋状态。
想着很快要跟这个素未谋面,却将要成为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小人会面。
感觉,这辈子也不会有如此期待的时刻了。

八点左右,我去WC,发现,见红了。
真的快了。

【等待规律宫缩】

爸爸、婆婆,还有莳爸,在九点左右赶到了。
做了胎心监护,宫缩不稳,上下的曲线,高峰在六七十左右。
那会我已经有些痛了。但可以忍住。
先前5分钟一次宫缩时候找医生检查宫口,还是未开。
想到走路能加快开宫口,就拉着小莳爸去走廊散步。
遇到检查的医生,还笑着说,看你样子一点不痛嘛,加油吧!

我一直觉得我很能忍。痛经了那么多年,这点痛还不算什么。
我只希望着宫口能开得快一点,希望下一回检查,已经开过两指,这样我就可以直接进待产室了。

结果到中午时分,痛感明显加强。
阵痛来的时候,我已经需要借助外力+深呼吸来缓解。
医生检查宫口,刚一指。

那会才开始有点紧张,我不知道这一指到两指还要多久。
痛感一阵阵加剧,有两次把我的眼泪都憋出来了。